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栏目:优惠 来源:重庆资讯 时间:2019-08-30

潮阳区铜盂镇铜钵盂社区,位于潮阳区西面18公里处,东接胜前,西接溪西,南临练江,北临北港运河,是镇政府所在地。现有人口5216人,辖区总面积2054.78亩,耕地面积647亩。据了解,铜钵盂是练江古河道上的重要港口,历史上商业鼎盛,万商云集,尤其旅居上海富商众多,素有“小上海”之称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铜钵盂老寨

  古风古韵的传统村落

铜钵盂村创寨于宋理宗年间(1225年至1264年),其先祖郭浩(唐郭子仪裔孙),宋理宗年间任广西按察使,郭浩任满定居潮阳,郭浩之次子郭球到此落籍创村,因村前有大水潭,状似铜钵盂,故而得名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古村建寨于南宋嘉熙年间(1237—1240),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。聚落呈块状分布,有老寨、老鼎元、新鼎元、仁记、田心、围仔、太华里、新寨、下尾、钟庆门、仁隆等居落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清末民初,铜钵盂村人集中往上海谋生。当时,上海的铜钵盂人甚至超过本村人口,达到8000人左右的规模。铜钵盂村曾经因为大多数人在外经商而成就一时的富庶。在这个村子里,聚集了不少从上海、从海外源源不断汇聚而来的财富,很多人也会在赚了钱后衣锦还乡,在村里留下了不少“四点金”、“下山虎”样式的潮汕传统建筑,古风古韵得以较好保存。其巷道虽只有2米多宽,但笔直整齐,先前多铺卵石路,自清代以后改修筑为贝灰路面。此外,村里还有建于明代的“郭氏家祠”、“龙潭古庙”,以及建于清代的“铜盂公学”等古建筑。

闻名遐迩的“名人古村”—— 数千人口村庄百年出百余名人

地处小北山脉腹地的铜钵盂村,到现在还是四五千人口。然而,自古以来却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。自清末以来,走出了分布在海内外的知名实业家、学者、作家达120多人。唐宋潮汕八贤之一的许申,近代着名实业家郭子彬、电影艺术大师蔡楚生、着名心理学家郭任远等,现代外交家郭丰民、作家、红学家郭豫适、郭小东等,都是从这个村子出发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。

清末着名实业家、慈善家郭子彬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郭子彬是潮阳铜盂镇和中村人,清末民初旅沪殷商。19世纪70年代奔赴上海谋生,三十岁前后独立经营,以忠诚勤勉树立信誉,屡获厚利。清末八国联军入京之后,走私洋货及违法毒品源源流入中国,投机生意之浪潮空前汹涌,中华人民之膏血不断外流,少数投机商人暴发国难财。郭子彬就是当年发大财的投机商人之一。到民国初年,他已积累不小资财,成为在沪潮州帮的首富。

郭子彬并不是浑浑噩噩的商人,他有眼光、有抱负。他在积累了巨额资金后,适时将商业资本转化为工业资本,兴办民族工业,集巨资创办鸿裕纱厂和鸿章纺织厂,并取得很大的发展,成为旅沪潮商创办实业的先驱者。同时,他不忘报效桑梓,造福社会,热心在上海和故乡办教诲亊业,做了许多有益于人民的事。

雄心壮志办实业

一九一五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之后,洋货断绝来源,洋人在上海开办的工厂,也纷纷招商承顶。这正是华人奠定工业基础的绝好机会。郭子彬及其子郭辅庭遂决定将全部资本在上海办实业。先后创办鸿裕纱厂、鸿裕面粉一、二、三、四厂、鸿裕银行及鸿章织布厂。这些实业,一直蓬勃发展。郭氏所办的工厂,工人总数就有五、六万之多。战后,洋商又回上海来办厂,洋货又运来,但中国人所办的工厂已逐步巩固了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鸿章纺织染厂广告

百年树人办教育

郭子彬、郭辅庭父子对于教育事业是很热忱的。他们父子确实为教育事业办了几件教人难以忘怀的实事:

赞助创办上海复旦大学。民国初年,法国在上海创办一所“震旦大学”。一九二五年上海爆发“五卅惨案”,全市学生举行声援工人的示威游行。蛮横的震旦大学校方,竟将参加游行的师生辞退及开除,屡经交涉无效,于是激起部分师生提出自己办大学的倡议。遂由该校的名教授马相伯先生,向上海的爱国资本家募捐。郭子彬毅然响应,捐资光洋十万,协助创立复旦大学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郭子彬捐建的复旦大学子彬楼

捐助韩山师范学校及金山中学。一九二一年,郭氏拟大力兴学之时,这两所办在潮州的有名学校,因一时经费不足,曾向郭氏求助,郭氏慨然许诺,购大量图书给韩山师范学校,成立郭辅庭图书馆,又捐助金山中学大量标本及仪器,扩大该校实验室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韩山师范学院

创办贫儿教养院。这是寓救济于教育的一种慈善事业。这个教养院设于上海胶州路,分为工厂及中小学校两部份。院长由留学剑桥大学归来的郭守纯博士担任。贫儿入院,首先进入小学读书,可培养的再读中学,否则入工厂学工艺,以达到能自食其力过活为目的。这个教养院在上海“八·一三”战争时毁于日军之炮火,而搬迁到苏州。解放后,由政府接办。

创办汕头大中中学。郭氏父子对于桑梓教育,更为重视。他们决定在汕头创立一所“高级中学”,在铜盂家乡创办一所初级中学,派留英爱登堡大学教育硕士郭应清来汕头创办高级中学。郭应清来汕头后即购地建校(即现在汕头第四中学旧址),定名为“汕头高级中学”。谁知这个中学招牌才挂起,招生广告才贴出,汕头其他中学,纷纷增办高中部,迫得另换招牌为“大中中学”了。大中中学创办二十多年,除办好各学科之外,特别注重体育之发展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汕头四中:其前身为汕头大中中学

创办铜盂中学。郭氏既决定在家乡创办“铜盂中学”,即于一九二○年在上海成立校董会,先派四名校董回家乡主持建校及开办等事宜。这四人是郭豫育(震旦大学毕业,后来当中学校长)、郭亨大(南京东南大学毕业,后来当教务主任)、郭企青及郭豫明。郭氏父子首先捐款二十万光洋,这义举引起其他旅沪的铜盂商人,如鼎源派、承信派及仁记派都慷慨捐款。铜盂中学筹备二年,开办时已具几个特点:一是在当时校舍的建筑是最新式最宽敞的,可说是美轮美奂;二是拥有一个占地二十亩的运动场;三是藏书最丰富;四是标本仪器设备多而完备。难怪未招生而声名远播,潮普惠揭四县学生多来报考。教师阵容更严整,有由上海聘来的,有由汕头来兼课的。铜盂中学的维持费,按月由上海校董会寄来,并无固定校产。学校开办五年后,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,世界性的经济萧条袭击上海,导致资本家破产及工厂倒闭。郭氏集团的企业,长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学校经费,便无来源,只好停办中学,将明德小学及附近一些初级小学合办为铜盂公学。由郭亨大当校长。

帮助青年出国留学

清朝末季,铜盂乡人相继到上海经商,也多在上海成家立业,培养儿女。郭子彬很注意在沪就读的铜盂青年,认为有培养前途者,多为资助费用,使之进入大学或留学欧美,例如在三十年代在心理学上享有国际声誉的郭任远博士,在工程界上举国闻名的郭承恩博士,在农学理论上卓有成就之郭守纯博士,以及郭应清,郭豫育等等,都曾得到郭子彬先生的资助。由于郭氏的慷慨解囊及倡导,努力求学之青年很多,并且颇有成就,因而在三、四十年代间,铜盂一乡,人材辈出。

潮汕有这样一个村,数千人口百年出百余名人——过浪险

▲郭任远:曾任上海复旦大学教授,创办心理学系并筹建心理学院;曾任鲁东大学音乐学院教授。

保存文物刻旧籍

潮州素有海滨邹鲁之称,史有前八贤后七贤之人物,特别明朝一代,更是人材济济。先贤虽有着述,终因年代久远,散佚无闻,郭氏对此,备极痛心,遂于民国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在上海开创“双百鹿斋”书房,聘请对古学有研究之学者,对先贤之遗作,广为搜集,精心校勘整理。到一九三八年出书,计有明隆庆本林大春主编的《潮阳县志》《东涯集》(即翁万达集)及《井丹集》等书,依然采取仿宋木刻连史纸线装印书,书成,广赠国内外各大图书馆及各大学,传播久远。

  嘉惠桑梓做善事

郭子彬、郭辅庭父子对慈善事业极为热心。

除在上海胶州路创立贫儿教养院,使流落于上海街头之贫穷儿女,有所归、有所学之外,还倡议购地兴建“潮州山庄”,使旅沪之潮州人之死者,有办丧事及寄棺或就地殡葬之地。

在家乡铜盂,则将通向邻乡之主要道路由泥土路改建为三合土灰路。并支援峡山育婴堂经费,每年光洋三百元,以为养育被弃道旁之女婴。

作为潮商的郭子彬,为富有义,勇于担任,他热心于公益事业,造福桑梓,好善乐施的襟怀值得敬佩,后人是不会忘记他的业绩的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